焱永泉

只是个废宅~
喜欢开脑洞开坑却不填坑
最近Elsword直線,主RF受,小心踩入

[Elsword][BMRF]灼熱

前言:

1.艾爾之光延生同人,人物屬於原作,OOC屬於我。

2.雖然CP打BMRF但實際上是一轉的STOT才對。

3.本身為台服玩家,只是使用LOF時多看到簡體字所以上篇才改為簡體。因此通知以後不會特別轉體了,會直接用繁體字貼文,請多包涵。

4.以上可接受,請往下閱讀




甩了甩手,手臂上的風沙隨著動作而落地。

呼吸間都能感覺到飄散在空氣中的沙塵,像是要侵入體內般的令人感到不適。黏附在肌膚上的砂石令人感覺不悅,OT難得的從口中發出嘖的不滿嘆詞。

艾爾小隊一行人追著瓦利來到了貝斯馬山區,一邊幫著應付侵入的蜥蜴人一邊探索著瓦利的下落。

灼熱的氣候讓大家都感到不適,有奄奄一息的如艾索德,有焦慮煩躁的如愛紗,有過熱而進入低活動的如伊芙,即使是笑著說心靜自然涼的蕾娜也掩蓋不了悶熱造成的無力笑容。

伸手抹過額際,滿手的汗液一下就被熱風吹乾,卻殘留著黏膩的不適感在肌膚之上。OT呼了口熱氣,勉強找了個有樹蔭的樹遮蔽熾熱的烈日。

些微的陰涼讓本來快要著火般的腦袋降低些許溫度,左手輕擺著發出喀喀的聲音,像是生鏽的機械般,令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

雖然是靠著這半身的納斯德身體才活下來的,但OT此刻還是難免想抱怨著這機械的身體著實不適合在滿是乾燥風沙的灼熱地區活動。

「還好吧?」如出一轍的聲音在頭頂響起,OT漫不經心的抬眼,看到ST站在自己面前,被瀏海微遮住的眼看不出此刻的情緒。

撇了撇嘴,OT沒回答對方的問話,只是在熱風吹過時煩躁的發出無意義的嘆詞,熱死人了!

看了看OT一副快爆炸般的模樣,ST無奈的聳聳肩,也同樣找了個樹蔭處躲避烈日。兩人靜默無言的躲在陰影處,邊思索著最近的行程,邊祈禱著太陽早日落下給大地一點涼爽。

「真這麼熱?」看著OT連躲在樹蔭下都像隻蟲般的躁動,ST挑眉開口詢問。

「別說你不會。」汗如泉流般的從額頭不斷落下,赤裸在空氣中的腰腹也同樣感覺汗如水流般的滑過,吹過的熱風帶起的沙塵與汗液相合的黏附在肌膚之上,討人厭的山區!

ST看著水珠因反射陽光而閃現的光芒,順著OT胸前的繃帶往下滑落的經過赤裸精壯的腰腹,最後沒入黑色的皮褲中。

咕嚕,天氣似乎太熱了,有點口乾舌燥。

「你太敏感了。」撇過頭,ST讓自己的視線移離開OT,本來還覺得能忍受的熱氣忽然間蜂擁而上的灼燒著腦袋。

OT回頭瞪向ST,在看見對方那全身穿戴整齊,連右手的衣袖都不肯稍微拉起,彷彿現在是清涼秋季的長套服裝,感覺更加的悶熱氣結。 

「你才是,不怕悶出病啊。」一邊碎念著,OT邁步走過去,伸手就扯住了ST的衣領。

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的ST焦躁的喊了OT的名字,但只是換得對方繼續抱怨般的碎念以及絲毫不肯停手想扯開衣領的動作。

制止不了對方的胡來,ST咬了咬牙,眼神低垂著覆上一層陰影。

左手猛一抓的拉扯住OT的左手,後者因為ST突然的爆發而反應不及的被拉扯過去,隨後左手遭控的被壓制在身後,胸口貼上粗糙的樹皮,背後則感覺到了灼熱體溫的身體貼上。

「等、你……」想轉過頭看ST是在突然發難什麼,卻感覺到對方熾熱的吐息灑在耳後,帶起點點汗珠。

接著黏膩濕滑的柔軟舌頭舔過耳朵,更加炙熱的吐息襲上混亂的腦袋。濕熱的手掌貼上同樣濕汗淋淋的腰部,像是被手掌的溫度燙到般的讓OT不自覺的縮起腰,卻跟身後的ST更加貼近。

「讓你、再更熱一點、直至燒壞--如何?」


<END>

後記:

1.梗來源是關於貝斯馬的通關台詞。

"嗚嗚……風沙是對機械關節很不好,感覺身體扭到了一下。我討厭這身體……"

以及3-X有說過討厭熱的地方,不過那句台詞的延生文是另外一篇了,有空再貼。

2.玩艾爾時已經有2轉了,不過那時想到貝斯馬是1轉去的那用1轉的ST跟OT來寫寫看好了,所以是第一次寫1轉呢,不過跟2轉的BMRF相差不大就是了。

3.家裡孩子的個性多變,每篇都是獨立故事沒有統一性格,所以會有各式各樣的角色個性,但主個性會努力保留著,如此隨便請多包涵。

评论
热度(7)

© 焱永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