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永泉

只是个废宅~
喜欢开脑洞开坑却不填坑
最近Elsword直線,主RF受,小心踩入

[Elsword]祝賀三轉啦~

前言:

1.艾爾之光延生同人,人物屬於原作,OOC屬於我。

2.三雷文的三轉賀文,一職一篇所以有三篇。

3.有CP向,會在各篇前面標明。主RF受。

4.以上可接受,請往下閱讀




  • BM→FB (FBxRF)


褪去那身穿習慣的衣物,卸除那一眼可看出的非人的手臂;如今換上了新的衣著,珍重的白色大衣也換成了長擺披風,左手也沒了曾經的沉重感,伴隨許久的銀色刀鋒也有了新的樣貌。

左手張握了幾次,雷文(Furious Blade)看著輕量化到更像是人類手臂的左手,納斯德手臂用了與衣物相仿色調的盔甲來裝飾,不仔細看的話,或許會真的以為是一般的人類手臂。


「呦,換好衣服了?」

門口傳來了一聲口哨聲,雖然覺得這行為實在不符合那個人的性格,但雷文(FB)還是決定不要做出任何評論。

雷文(FB)轉過頭望向門口,雷文(Reckless Fist)雙手交握在胸前倚靠在門框上,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自己。「還不錯啊。」

「多謝誇獎。」收回視線,雷文(FB)低頭去打量自己的新刀。雖然知道對方絕對不是那種會無聊特地跑來稱讚他,但他並不會主動去詢問對方背後是否有什麼意涵。

邊看著閃耀出藍光的刀鋒邊胡思亂想著對方什麼時候會出招時,雷文(FB)的手臂被捉握住,然後被拖拉到沙發邊,接著被壓著肩膀坐下。

「怎……?」才稍微抬頭,左額前的一縷頭髮被撩起。

「這裡也變白了呢。」雷文(RF)用手指輕搓著那一小截的白髮,發出不曉得是感歎還是欣慰的語氣,「雖然這樣講很奇怪,但看著這裡才能感覺到你還是跟我一樣。」


「現在這樣子比較像正常人了,沒有了突兀的手臂,也選擇用人類的方式戰鬥。」

「但依舊隨時間被這個所侵噬。」

「這樣才能感覺到你跟我還是同類。」


聽著雷文(RF)的話,雷文(FB)抬眼看了依舊在把玩那搓頭髮的對方,對方那很早前就已經被浸染的白色頭髮在不久的將來或許面積會更加的擴大吧。

那是表示雷文(RF)會跟他相反,更像   嗎?


「對了,你那件大衣也要換掉啊?」隨著聲音感覺到的是雷文(RF)放開了自己的頭髮,而手指從額頭掠過的觸感。

抬頭看去的前方是正拿起放置在一邊的白色大衣的雷文(RF),對方像在玩耍般的攤開大衣打量。

「以前不是很珍惜它嗎?」抬起的手逐漸放下。

「打算換掉是表示想放下過去嗎?」像是擁抱般的收起雙手。

「已經決定往前走了嗎?」像是想抓住什麼般地用力抱緊著胸前的衣物。


雷文(FB)看著對方的背影,沉默了許久後重重的呼了口氣。


「我說你不要自顧自地一直說。」步伐平穩而堅定的走到對方的背後。

「我沒有忘記過去也沒有打算就這樣放下。」伸手抓住對方的肩膀讓雷文(RF)與自己面對面。

「不用捨棄什麼也可以繼續往前走。」從對方手裡將被抓的有些皺痕的大衣拿回來。

「而且我依然珍惜著它。」抬手,飛揚的白色衣襬劃出一個弧度。

「所以我先寄放在你那裏。」將白色大衣披上了雷文(RF)的肩上。

「不准你弄壞它,也不准弄壞裡面的東西。」雷文(FB)還抓著衣領部分的手一個使力,將眼前的人按入自己懷裡。

「聽清楚了嗎。」


雷文(RF)聽著耳邊的聲音,那本來壓抑在胸中的煩悶感似乎隨著雷文(FB)的話語也逐漸消散。

真不想承認自己會因為這種事情而動搖,但是--


「聽到了。」垂放的手如今回擁著眼前的人。



你的承諾,我聽見了。

不論未來將會如何。

我也想跟你一起走下去。



<END?>


不好笑的加映小劇場


「話說我還沒實際穿過你這件大衣。」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已經把右手套進去衣袖裡了。

「……確實。」因為以前都是在完事後避免著涼才披上的。

「……欸,我左手穿過去會不會破掉啊?」

「不准穿,脫掉。」


<END>




  • RF→RH (FBxRH)


男人靜靜的看著自己的手,那曾經讓他厭惡排斥的手臂,如今已能用坦然的心態注視著它。

跟以往總是喧囂著想爆發出一切的混亂不同,現在穩定的能配合著自身意志而行動。

手輕輕地握起,雷文(Rage Hearts)平靜的面容上揚起一點笑意,這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意思嗎?

雷文(Furious Blade)站在門邊看著裡面的人,心裡感到放心的同時又覺得想笑,自己都能突破到現在的地步,眼前的人又怎麼可能輸呢。

當時的我們似乎都想太多了。


「呦,怎麼傻站在那?」發現了門邊的人,雷文(RH)開口叫喚了對方。

「只是看看前陣子還在自我煩惱的傻瓜。」雷文(FB)揚起嘴角,邊回答的同時邁步走向前。

「哼。」自知理虧的人沒有反駁的話語,只是賭氣般的撇過頭,不想記起那時自己有些丟臉的行為。

「話說你現在的穿著……」符合對方的性格卻讓自己不太滿意。

「怎樣?」乾脆的拋棄剛才還在賭氣的心情,雷文(RH)低頭的察看著邊轉了一圈,腰上的橘色皮帶揚起的劃出幾道弧線。

「……不,沒什麼。」挑眉,雷文(FB)最終沒有打算評論,反正講了對方也不會理會的。

「先說好你那件大衣不會還你的。」像是護食的野獸般,雷文(RH)警惕地盯著對方,一副那已經是我的了不准搶回去的態度。

「我沒有說要拿回來。」在心中嘆了口氣,雖然人看起來正經多了,但雷文(FB)真心覺得眼前的人似乎越來越幼稚了。


撇開那令自己不太滿意的衣著,雷文(FB)看著對方頭上那大片面積的白色,如同上次的雷文(RF)一般伸出手,手指挑起一小搓頭髮,輕輕的撫弄著。

「幹嘛?」如果對方說醜就揍過去。

「果然還是變白了。」如同自己只有一小搓的白髮,只是對方只剩一部份的黑髮,但不管外貌變怎樣,雷文(FB)知道雷文(RH)還是雷文(RF),都是讓自己想並肩而行的重要存在。

雷文(RH)看著眼前的人,感覺得出來對方的心情很平穩,但因為不明白雷文(FB)想表達什麼於是沉默地任由對方動作。


等了一陣子,雷文(RH)開口:「你只想說這些?」

「還有什麼可說的嗎?」鬆開了指節間的頭髮,手順著摸上對方的臉,然後逐漸往下。

雷文(RH)沒有什麼反應的接受了落在臉上的親吻,以及那跟隨手勢而往下的一切動作。


「……現在留痕跡在那裡擋不住。」

「你會在意?」

「不會。」

「那不就沒問題。」


親吻落在了雷文(RH)胸前的項鍊上,雷文(FB)伸手輕輕撫摸過金屬物,本來應該是冰涼質感的東西不知是否因長久配戴在身上的關係,摸起來彷彿擁有配戴之人的體溫。

「這個依然帶著嗎?」

「我不像某人喜新厭舊。」

聽出對方意有所指的話,雷文(FB)也不打算與雷文(RH)理論-跟對方那種方便帶在身上的配飾不同,即使沒有捨棄也無法如從前般的帶在身旁。

而且……他明明就把東西放在一個他最珍惜的人身邊了。

伸手攬住了雷文(RH)的腰際,一如既往的總是配戴許多裝飾物在下半身的衣物讓雷文(FB)實在很好奇這到底是誰的品位-上身總是這麼隨便,下身卻老是配些奇怪的東西。但是重點是不好脫這件事,雷文(FB)是絕對不會說出來。


「你還做不做啊?」似乎對於雷文(FB)如此溫吞的動作感到不滿的雷文(RH)發出了聽似催促的話語。

「這麼著急?」並沒有如人所願的加快動作,而是將對方拉近,並靠上前的輕啄對方的嘴唇。

低沉的嘟囔聲含糊的響起,似乎是不想再浪費時間的雷文(RH)加重了彼此的親吻,右腳也挪動些許距離插入了對方的雙腿間,大腿輕蹭起那身為男性十分重要之物。似乎想勾起那個撩撥起自己後就放置自己的惡劣人士的興致。

微瞇起的眼中含帶著笑意,雷文(FB)將右手下滑的撫摸上身前之人的臀部,整個手掌抓握住的揉捏一陣後,指尖隔著長褲的布料挪移到雙臀的凹陷處。


「這次要怎麼將你玩壞呢?」

「做的到的話來啊。」


<END>




  • VC→NI (NIxRF) 


靜靜的看著鏡中的自己,似乎跟以前一樣並沒甚麼改變,頂多就是換套衣服,換個髮型,看似跟之前沒兩樣。

雷文(Nova Imperator)靜默地看著自己的雙手,人的手,納斯德的手,不過跟以前一樣,但這個一樣只不過是"表面"上。

雷文(NI)非常清楚自己選擇了什麼樣的道路,不論是從前到現在,他的決心不曾改變也不會改變,即使走上了"這樣"的道路,也依然……


「你、那個……噗哈哈哈哈!」旁邊的笑聲讓雷文(NI)的額角冒出了一個青筋,如刀般的目光朝向那個實在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看去。

「哈哈哈……抱歉抱歉,實在…噗!」雷文(RF)在看見對方朝他丟過來的眼刀時,用十分沒誠意的聲音道歉,但後面壓不住的笑聲讓雷文(NI)現在只想把他丟出去。

「嘛~」伸手將因為過度的笑而泛起的淚拭去,雷文(RF)看著表情如山雨欲來般陰沉的雷文(NI)而稍微收起了些許的不正經,「看來很順利的進階了。」

垂下眼看著因為坐在床上而比他略低的雷文(RF),雷文(NI)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然後撇過頭去不想理會對方。

雷文(RF)伸出手抓住了雷文(NI)垂放在一旁的右手,像是在玩耍般的輕捏著對方的手指,然後掌心相對,將雷文(NI)的手托起,直至面前。「變成"那樣"是什麼感覺呢?」柔軟的觸感覆上雷文(NI)的手背,被碰觸到的位置如觸電般的令雷文(NI)差點抽手而出。

雷文(NI)低頭看向對方,後者維持著親吻的動作卻也同樣抬眼的看向他,那金燦的眼中顯示的情緒他看不懂,也沒有打算去懂。

沒有得到回答的雷文(RF)倒也沒打算緊迫盯人的追問下去,只是繼續著親了親雷文的(NI)的手,「只要還跟"以前"一樣就好了。」


聽到雷文(RF)的話,雷文(NI)不由得冷笑了一下。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跟"以前"一樣。

為了守護珍重的夥伴,而選擇了"那邊"的道路的自己,已經……


「說起來我還是很介意……」又差點陷入自己的情緒的雷文(NI)聽到了雷文(RF)的聲音而稍微挪用了一點注意力看向十分認真地看著他的雷文(RF)。

「你……到底為什麼要、噗、換成這個髮型啊!」像是被戳到笑點般,雷文(RF)邊講著邊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長髮就算了,要像蕾娜那樣綁馬尾也可以,但是為什麼是這種啊!越來越像女人了啦!」


雷文(NI)看著已經笑到在床上打滾的雷文(RF),眼中的陰沉正在慢慢累積。


「呃……」

本來因為笑的動作而側躺在床上的雷文(RF)突然間感覺到一股重量壓上了床鋪,隨之是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一隻手臂。膽戰心驚的側過頭去看著居高臨下將自己困在對方手臂間的雷文(NI),後者那烏雲密布般的臉色讓他終於有了大難臨頭的危機感。


「要不要來試試到底誰是女人。」




「呃!等、等一下啦!」

「嗚啊、慢、慢著!」

「嗚…呃……啊、啊……」

「嗯--嗯啊--」

「嗚、嗚--想、想要……」

「嗯、啊……進、進來--進來--」

「啊、啊--!」

「嗚、快一點…再、更--」

「嗚嗚--嗯啊……」






雷文(RF)如死屍一般的癱在床上,一旁坐在床沿的是似乎心情恢復平常的雷文(NI)。

「小心眼……」將臉都埋進枕頭的雷文(RF)有氣無力的嘟囊著。

雖然有聽見對方的抱怨,但雷文(NI)決定不要理會他。

雷文(NI)伸手拉扒了一下自己的長髮,雖然並不討厭,但激烈運動過後造成的黏膩感,以及髮絲黏附在皮膚上的感覺還是令人不太舒服。

準備起身去沖個澡的雷文(NI)才剛站起就感覺到一股拉扯頭髮的力道讓自己的頭皮感覺到一陣刺痛,未免加重疼痛感而不由得坐回床邊。

冰山般的刺骨視線朝向罪魁禍首射去,而那個禍首正用右手抓著一把雷文(NI)的頭髮。

本來趴在枕頭上的臉已經抬起,帶點情事後的慵懶感的神情,雷文(RF)揚起嘴角,開口:「一起洗吧。」

「……我沒有想在浴室做。」

「不是啦!」

在雷文(NI)那充滿"最好給我講清楚你到底要幹嘛"的威脅眼神中,雷文(RF)只是用手指挑起一小把髮絲,然後靠近唇邊,如同剛才那般,親吻著雷文的(NI)頭髮。


「吶~我幫你洗頭吧。」

「這麼漂亮的頭髮,要好好洗乾淨。」


雷文(NI)靜靜的看著金燦眼中帶笑的雷文(RF),沉默許久後,像是認輸般的呼出了一口氣。



「弄痛我的話會讓你明天下不了床。」

「咦!我明天有任務啊!折衷一下再做個兩次就好了好不好。」

「閉嘴。」


<END囉>



後記:


1.關於BM三轉,某個地方看到的設定,"BM的大衣是賽莉絲送的,所以BM很珍惜他的大衣"。雖然很驚嚇不過出了FB後看到衣服換了覺得挺可惜的(我超喜歡那件大衣TwT),所以這篇就用了大衣當主題。

2.關於RF三轉,因為實在越露越多了(笑),所以才有了對衣服很有意見的FB橋段。然後一開始其實只有寫到FB開始動手動腳了(就是說不會介意留痕跡那裏而已),不過因為覺得結尾很奇怪加上想寫所以又補了兩人的曖昧互動。

3.關於NI三轉,對他的髮型有意見到不行(爆笑),所以其實都是在抒發自己對髮型的怨念。而在寫到親吻時有想到22Kiss,所以去查了含意。親吻部分意思是屬於自己的腦洞解釋,就順便寫寫。

手背:敬愛。為什麼?明明有三轉了但這個是RF(2轉)而不是RH(3轉)喔,代表著因為自己還陷入迷惘而尚未前(轉)進(職)的RF對NI堅定的信念抱持著尊敬的心情。

髮:思慕。其實本來就打算寫親吻頭髮的部分了,而RF在這個設定裡是喜歡著NI(VC)的,所以只是表達著自身單純對於他的戀慕之情。

4.關於這篇的兩個CP組合。BMRF如果是老夫老妻的無意識高調恩愛的話,VCRF就是還在品嘗戀愛階段的酸甜苦辣。


评论(6)
热度(9)

© 焱永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