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永泉

只是个废宅~
喜欢开脑洞开坑却不填坑
最近Elsword直線,主RF受,小心踩入

[Elsword][BMRF]戒指

前言:

1.艾爾之光延生同人,人物屬於原作,OOC屬於我。

2.雖然是BMRF,但兩人是對等關係,看起來算BMRFBM吧...

3.只是突然想到的一個傻甜的故事。

4.以上可接受,請往下閱讀。






「手伸出來。」
本來在發呆的末日聽到聲音後抬頭,看到狂鋒站在自己前面,一如以往的帶著溫和的表情對著自己。
因為稍早的發愣行為還無法反應的末日停頓了好幾秒後困惑的挑眉,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詢問,只是伸出自己的右手遞給面前的人。
狂鋒沒有太多表情的臉上漾出了一些笑意,伸出左手接過末日遞給自己的右手,然後放在背後的右手伸到前面。

專注、慎重的將一個上面鑲嵌小顆綠色石頭的圓環套入末日的右手中指中。

「什麼意思?」看著自己手上被莫名套入的指環。指環樣式很樸素,只在上面鑲上一顆綠色石頭,但末日感覺的到貼在皮膚上的內側似乎有刻上什麼紋路,並非完全平滑的觸感。
「因為左手不能戴。」已經失去一般人類之手的兩人現在所擁有的都是比起普通手指還要來的尖銳的利爪,根本不可能將小小的指環套上。
末日抬眼將目光從指環移到狂鋒的臉上,而後者也清楚地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並不是要問這個。
看著眼中盈滿了好好說清楚的威脅神情的末日,狂鋒只是不能自制的笑了起來。
輕輕的用左手托起了末日的右手,狂鋒低下頭,嘴唇輕吻上了末日右手上戴著指環的地方。

「代表你是屬於我的。」
因為無法替你的左手無名指戴上戒指,所以只好用右手代替。

末日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人,許久後,抽回了放在狂鋒手上的右手,卻是手掌翻轉的掌心向上的對著狂鋒,說:「拿來。」
「什麼?」
「明知故問。」
狂鋒聳肩笑了笑,從口袋中掏出了另一枚指環放在末日的手上。
接過東西的末日將指環拿起的放到眼前,同樣的樣式,同樣的鑲上小顆的綠色石頭,還有內側那小小的一行字"Reckless Fist"。
那自己手上的刻的字就是"Blade Master"了。末日這樣想著,隨後同樣的伸出左手朝向狂鋒,而後者也十分自覺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還記得把手套脫下。
然後同樣的場景再現,只是對象反了過來。
狂鋒看著平常總是粗枝大葉行為的末日十分難得的小心謹慎的將指環套入自己的右手中指中,不由得輕笑出聲-雖然馬上遭到了對方的瞪視也無法壓下唇邊的弧度。
「笑什麼。」
「沒……這是什麼意思?」
「怎麼?只許你戴不許我戴?」像是刻意報復一樣,末日仿效著狂鋒剛才的動作,同樣的輕吻上狂鋒右手的指環,卻變本加厲的用空出的右手捉住了狂鋒的手腕,在對方詫異的眼神中將狂鋒的右手中指放入嘴中,牙齒咬上了中指基部的指環上。「嗯?」
狂鋒覺得這時他要是敢開玩笑說「是」的話,末日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他的手指咬下來。
於是狂鋒對此的回應只是無奈地笑著搖頭。
對於狂鋒妥協般的態度末日似乎很受用,於是鬆開了牙齒,卻是將對方的中指含入了嘴中。
無視了狂鋒一開始的震動,末日只是伸出舌頭的舔舐著口中的手指,嘴唇也磨蹭上了手指的皮膚。
「這是什麼意思……」狂鋒覺得自己有點口乾舌燥,說出口的聲音帶著自己都不意外的些微沙啞,即使知道或許會被嘲笑也無法更讓自己的聲音再平穩些。
末日沒有馬上回答,只是持續自己的動作直到滿意後,才將狂鋒的手指從自己口中拉出,紅嫩的舌頭跟著伸出,與狂鋒的指尖牽起一條淫靡的線條。

「代表你也屬於我的。」
狂鋒看著末日,那金橙色的眼中帶著少見的笑意,宛如夕陽般的想隨之墜落。
狂鋒右手握上了末日的右手,十指交扣著,指環在兩人的指中是如此顯眼。

「戒指都戴了,那接下來的事也可以做了吧。」
「什麼事。」
「明知故問。」



後來,大家有時會看到依舊坐在辦公室裡拚公事的狂鋒會突然停下,看著自己的手指露出溫柔的笑。
後來,大家有時會看到出任務的空閒時,末日會抬起右手看著手指,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溫暖。



<END>


後記:


1.起因就只是突然看到什麼就想到戒指就想到雷文左手不能戴戒指,那右手戴戒指有意思嗎?於是去查了,後來也可以套用就寫了。

2.右手中指:戀愛中 ;右手無名指:熱戀中 。沒有寫出來,本來是預計讓RF問為什麼不是戴無名指,但BM想到如果RF知道意思是熱戀中大概會揍他吧,所以BM只能選擇中指了(笑)

3.戒指上的綠色石頭:因為雷文是5月出生的,所以選擇了5月誕生石的祖母綠來寫。

4.原本打算讓其他人調侃BMRF戴戒指的事,不過反而被閃回來了,不過最後變成只有一個句子了,只是我太懶了對不起XD


评论
热度(4)

© 焱永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