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永泉

只是个废宅~
喜欢开脑洞开坑却不填坑
最近Elsword直線,主RF受,小心踩入

[Elsword/RF→VC]Voice 2

前言:

1.所有注意事項請參閱第一篇。

2.前篇連結:ch.1

3.以上可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閱讀。









緋焰此刻十分煩惱的盯著桌上的紙張,那眼神彷彿會從眼中發出什麼激光將桌子射穿一般-當然如果他十分希望有這個功能的話,有著創造女神之名的納斯德王女絕對會大力的給予技術層面的支持,前提是被改造後的他還算是人而非繼續往納斯德前進。 

「你看再久上面的內容也不會變的。」穩健的文字在紙張上落下,修改完公文內的部份錯誤後,狂鋒在末端簽下自己的名字,將那張薄薄但上面有著密密麻麻文字的紙張放上了左手邊已經有一個水杯高的文件堆上。而他的右手邊還有兩個水杯高的文件堆,附帶一提,有四分之一的內容是下屬在控告末日武者又闖禍的抱怨書。 

「為什麼是我?」緋焰忿忿不平的提出詢問。因為他們負責的領域不同,所以甚少碰到同個任務-即使真有少數合作的機會也不單單只有兩人而是還有其餘人陪同的麻煩任務。

所以這份任務通知擺明了就是將國內重點麻煩人物之一推給他照顧的意思。

「那邊的地形適合你們。」狂鋒頭不抬,手不停的回答了緋焰的問題。

「蕾娜他們呢。」山岳地形,確實是很適合曾經身為傭兵到處跑的他們,但身為最了解自然森林的精靈們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早兩天前就義正嚴詞的表明她們要休息數天回森林看看。」

相信這種理由的話就表示緋焰武者到這把年紀了還只是個天真無邪的單純孩子。

「可是……」正想再掙扎一會的同時,門扉被人從外推開,連敲門都省略還能這麼大膽無懼的當這裡是自己家的開門方式只有一個人。 

「呦,你果然在這。」末日看著因為他突然闖入而回頭看著他的緋焰,露出了笑容。「任務不等人的,快走吧。」 話畢,手已經抓住了緋焰的手臂,帶著燦爛無比的笑容,用著不可反抗的力道,將緋焰拖出狂鋒的辦公室-雖然很自我不過離去前還有記得跟房內的人打聲招呼才離開。

門扉闔上時,狂鋒依舊手不停的批閱著這堆傍晚前要上交給騎領的公文,直到最後一筆落下才停下手上的動作,並從坐了好一陣子的椅子上站起,站立在窗邊看著剛好將緋焰拉出城堡的末日兩人。


「……至少--」低聲的呢喃消融在空氣中,恢復靜謐的空間讓人感到些微的憂傷。



 ****



「你覺得走過去好還是讓你家的小子們過來接好?」 

「我說--」 

「如果你想更省麻煩的話我們可以去找愛莎?」

「你聽我說--」 

「還是你覺得要去厄泰拉跟伊芙借他們最近新發明的小型飛行器?他們說順便當測試可以隨便我們借用喔。」 

「欸--」 

「不過要再去厄泰拉的話好像有點麻--」 

「聽我說話!!」 

緋焰用力的甩手,將一直被抓緊的手從末日的手中解放出來。 

斷開的連結讓兩人停下了腳步。 

本來自顧自的往前走的末日安靜的回過身來,純淨的金褐眼注視著緋焰,彷彿在哀怨的控訴緋焰都不回答他的問題,又像是單純的在等緋焰開口提出意見。

被那樣盯著看著緋焰有點狼狽的撇過頭,他偏偏只有在眼前的人面前才會有這樣不像自己般的舉動-平常的從容淡然在眼前的人面前全然消失。 

「那個……」

「緋焰。」

「啊?」 

沉默了一段時間後,才終於要開口的緋焰因為對方突然叫喚自己名字而反射性的應答。 

「我覺得我們乾脆走過去好了,這樣能相處的時間還比較長,而且我也不介意像剛才那樣繼續牽你的手走路。」

「我介意!」

 瞬間吼出來的表達自己十分否定手牽手走路過去的提案。

他不該認真的聽末日的話,那傢伙對自己的態度十次中有十一次是這樣看起來抱著好玩的漫不經心。認真的態度屈指可數,而且限定是還有別人在場時,單獨跟自己相處從沒認真過。

「反正還沒走離城內去請愛莎幫忙好了。」無奈的撫額,再末日還沒說出下一句讓人頭痛的話前先一步的決定了接下來的目標。 

「欸~可是我比較想手牽手走……」剩下的話在緋焰的瞪視中消音。 

確認好末日似乎同意了這個提案後,緋焰邁出步伐越過末日準備朝向目的地前進時,一個力道抓住了自己的手,後背貼上了一個溫暖的驅體-即使半身已被改造成納斯德,依舊還是有著人類的體溫。

「欸,你知道為什麼只有我們兩個人進行這個任務嗎?」退去了那份熟悉的玩世不恭語氣的末日讓緋焰感到陌生。 

沒有回話,緋焰其實早就知道末日對自己的態度卻從未當真,只當對方發神經的拿他當樂子。 

「雖然對你不太好意思,不過偶爾也想單獨跟你相處一下。」乾脆的就說出緋焰是被其他人設計才會讓這個任務落到他們兩個手上。

「可是我不高興。」 

「抱歉。」

「不需要。」

 緋焰明白這樣的自己很幼稚,但他就是無法不去克制自己像是賭氣的小鬼般的行為。

明明他們都是差不多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不論是狂鋒或者是末日總當他比他們兩個還要年輕,所以一些行為都看的出彷彿當他是弟弟般的禮讓或是縱容。


「緋焰。」 

「……」 


「緋焰。」

「……」


「緋焰。」

「……」


‧ 


一次一次的叫喚,卻從未得到對方的回應。

明明是如此的靠近,但為什麼心意卻傳達不到呢?

放羊的孩子最終只會失去所有的東西。



良久,末日鬆開了手,語氣恢復已往的輕佻,說著不快點出發會拖延到任務也會打擾到愛莎的休息時間的話語,一如既往般。

緋焰心情有點複雜,明明剛才的自己是如此的堅持,但在這瞬間卻又感到些許的罪惡感。

看著末日的背影,緋焰的嘴開闔著,想著似乎該開口說些什麼時後,末日突然又回過身,然後在緋焰完全做不出任何反應的時間時,靠近的臉讓自己的嘴唇輕而易舉的被同樣柔軟的地方碰觸,輕柔的彷彿如同羽毛劃過般。

「不好意思因為你剛才的表情看起來好像要接吻一樣所以一不小心就親下去了,應該沒關係吧?」

「……」

「哈囉?」

「……」 

「欸~你再沒反應我會忍不住的。」 

「……」 

「那我開動囉~♥」

「不准開動!」

急忙伸手堵住末日的嘴,緋焰想著他果然不能對末日太過放鬆,一失去警惕就馬上被趁虛而入。

憤憤的推開末日後,停滯的步伐終於再度踏出。 

被這樣一鬧,緋焰剛才那稍微升起的罪惡感又被打散,連帶著那瞬間抓住末日眼底一閃而逝的落寞都被當作錯覺的拋棄在腦後。 


靜靜的看著緋焰的背影,末日在對方看不見的地方微微的揚起了一抹笑-帶著落寞的溫柔。


抱歉啦,好不容易的機會又被他破壞掉了。 

因為不可以,對於總有一天要離去的自己,不能將對方拖下水。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3)

© 焱永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