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永泉

只是个废宅~
喜欢开脑洞开坑却不填坑
最近Elsword直線,主RF受,小心踩入

[Elsword/RF→VC]Voice 3

前言:

1.所有注意事項請參閱第一篇。

2.前篇連結:ch.1ch.2

3.該篇以BM視角為主,看起來有輕微BMRF,看似很親密但原設是沒有超過友情的界線。

4.以上可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啊,為什麼到現在還不懂。

 雖然一直都在隱瞞著,不過看不出來嗎。

 是因為那個人總是故意在你面前裝傻的緣故,還是因為太過不正經的模樣而讓你不相信那些隱藏在玩笑底下的真實? 



一大早進辦公室就見到跟自己同長相的人攤在沙發上熟睡,狂鋒瞬間想做的事情是把人踢下去,但理性制止了他。 

伸出手輕輕撥去末日額前的散髮,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時後到這邊睡的,一如既往的十分自我的當自己家一般的躺在上面大睡特睡。

帶點無奈卻縱容的眼神看著似乎睡得很香甜的人,狂鋒轉身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面,繼續面對著一大疊的公文奮戰。 


並不是第一次。

末日常常會在晚上跑到自己的辦公室,嚴然將此當做不用付錢的旅館般的在這裡過夜。然後就睡到自己來,睡醒還一副神清氣爽的模樣跟自己打招呼。

是不是該跟對方討一下住宿費比較好?雖然狂鋒認為跟末日提這件事,後者一定會笑嘻嘻的裝傻然後開始轉移話題。 

末日此時一個大動作的翻身,搖搖欲墜的半掛在沙發邊緣,讓人十分擔心等一下就會聽到撞擊聲響起。 


叩叩的敲門聲響起,隨之而響起的是下屬的聲音。 

放下手中的筆,起身到門口打開門,看著眼前的部下一臉詫異的看著自己,狂鋒心中無奈但表現的很正常的詢問對方有什麼事。 

過不久,報告完事情的下屬離去,狂鋒嘆氣的關上門,因為身後有個人還在睡的關係,讓自己已經不曉得第幾次親自開門的站在門口聽完報告-所以狂鋒也不知道因為這件事的關係讓自己在部下們心目中的地位上升中(狂鋒大人居然親自過來開門,嗚嗚,居然被這樣慎重對待)之類的。 


『嗚啊~』 

狂鋒抬頭看著似乎睡飽的末日正伸懶腰的從沙發上爬起來,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讓人很想拿冷水將對方潑醒。 

「哈啊~阿~狂鋒~早安~」 

「不早了。」 

走回辦公桌前重新坐下,狂鋒將剛才拿到的文件隨意疊在旁邊的文件堆上,「什麼時候來的?」 

「你離開後。」隨手耙了耙睡得亂七八糟的頭髮,末日漫不經心的回答著。

聽到這個回答狂鋒輕微的皺眉,雖然昨晚自己也很晚回去,但跟上一次對方是在大半夜才溜進來睡到自己來時比起,末日這次睡著的時間長了不少。


已經不記得從什麼時後開始,末日睡眠的時間開始逐漸增長,雖然不是突然昏睡的情況但也不表示這就是好事-唯一的好事就是末日還會記得找個安全的地方睡而不是隨便找個地方躺下去就好。 


「可以夾死蟲子了。」對方的聲音如此近的讓狂鋒抬起頭,看見末日已經走到自己的身旁,臉上帶著笑,然後伸出手戳了狂鋒的眉間。 

撇過頭閃避著末日的手,後者笑著收回手,沒有再對狂鋒做什麼的隨手拿著桌上的文件看。 

「又是些無聊的事情。」聽著末日對報告的評論,狂鋒意思意思的回答末日的話,但心中卻想著別的事情-像是從剛才末日的話中可以得知這次睡著的時間,十分,長。 


末日邊說些聽似無關緊要的事情,邊無聊的拿文件搧風,但注意內容的話可以知道對方是在報告最近王國周邊的情況。 

明明這些事情跟那件事相比來的一點都不重要,卻依舊在其他人看不見的地方盡責的留意,並隨時彙報情況。 


「不打算說嗎?」 

末日愣住,轉頭看著重新抬頭看著自己的狂鋒,似乎在確認剛才的話是否為對方說出的。 

「已經快沒時間了吧。」稍微多在意自己一點吧。狂鋒心底複雜的想著。 

「怎麼突然在意起這個。」末日笑著,但狂鋒很清楚的從對方的語氣中聽出了一點莫可奈何。 

沒有回答末日的問題,只是安靜的看著對方,沉默了一陣子後,狂鋒再度開口:「不是很喜歡他嗎,那不是應該好好坦承一切才是尊重。」 

「哈哈,你明明也知道我在想什麼。」末日傾身靠近狂鋒,十分親密且大方的直接坐上依舊坐在椅子上的狂鋒的大腿,伸手搭扶在狂鋒的肩上。 

「……所以才一直替你隱瞞那件事。」輕嘆了口氣,其實狂鋒也知道這是不該提起的事情,但突然間湧上的情緒讓自己像個不滿的幼稚小鬼般質問著末日。 


不只是狂鋒,最清楚情況的伊芙(創造、復仇),以及略知的艾索德(騎領、符文)、愛莎(元素、虛無)、蕾娜(守護、風行)及澄(追擊者、聖騎士),都沒有主動向另外幾個人提出那件事。 

只要跟緋焰同世界的那幾個人提起,就一定會被緋焰知道。 


「抱歉啦,」末日微笑著,如同一個天真的孩子般笑著,「我會考慮看看要不要說的。」 

「……隨便你,高興要不要說都可以。」 

「哈哈,狂鋒對我真好,」末日將額頭抵上狂鋒的額頭,相同的金褐眼對視著,「超喜歡你的呢。」 

因為了解,所以狂鋒才一直都默許著末日的許多任性行為。 


叩叩,響起的敲門聲讓末日稍微的退後,準備從讓外人看來十分曖昧的姿勢中分開,但狂鋒卻伸手抓住了末日的手,「請進。」在門外的人走進房間的瞬間拉下末日,抬頭吻上面露詫異的人。 

「我也很喜歡你。」蜻蜓點水般的吻分開後,狂鋒開口用著不大卻絕對能讓在場的人都聽的到的音量如此說著。 



緋焰愣住的看著眼前的兩人,他只是要來報告上次的事情卻看到了令人錯愕的畫面,而且…… 

臉上的神色一沉,緋焰二話不說的轉身就走,連自己都不清楚的,滿懷在心中的不悅感不斷上升。 



「緋焰!」叫喚聲制止不了那直接往外走的身影,末日傷腦筋的看了狂鋒一眼,剛才被抓住的手已經被鬆開,代表剛才狂鋒的舉動都是有預謀的,明明就說了要隨便自己的--結果還是做了多餘的事情。 

「不追上去嗎?」狂鋒十分淡然的看著神情複雜的末日,「要不要說出來隨便你,但我可沒說我不會做其他事。」 

「--收回前言,壞心眼。」 


看著末日的背影消失在門口,狂鋒放鬆身體的將背靠在椅背上,沉重的閉上眼。 

就算做了壞事,他也不會後悔的,因為是重要的朋友,所以-- 


才希望你的心意能被了解。 

希望你能為此而不要選擇那條路。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4)

© 焱永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