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永泉

只是个废宅~
喜欢开脑洞开坑却不填坑
最近Elsword直線,主RF受,小心踩入

[Elsword/RF→VC]Voice 4

前言:

1.所有注意事項請參閱第一篇。

2.前篇連結:ch.1ch.2ch.3

3.吃醋或在意=喜歡 嗎?

4.以上可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閱讀。









連自己都無法明白的怒氣,明明早就知道對方的態度只是玩玩,但是對於偶爾還是會當真的想去認真思考的自己,感到十分的憤怒。 


「緋焰。」末日跟在快步行走的緋焰身後,並未意圖超越對方攔阻緋焰的行進路線,因為貌似會火上加油般。末日是這樣想的,完全忽略了另一個可能性。 

不打算強勢的遏止自己的行動,是表示對剛才的事情抱持著心虛態度,所以才這般乖順的僅僅是跟著自己?緋焰是不會承認這根本就像是吃醋的人所會有的想法。 

「緋焰。」稍微靠近一點兩人間的距離,末日有點困擾的想著該怎麼解釋剛才的事情,不過又能解釋什麼?狂鋒的行為沒問題,只是這個動作在眼前的人面前就出了大問題。 

緋焰突然間停下腳步,身後在想事情的末日急忙跟著停下腳步以免自己直接撞上去-雖然他不否認他很想趁機撞上去的當作意外可以偷抱對方。 

「……緋焰?」歪頭看著眼前的人,末日發出疑惑的叫喚聲。 

「有什麼要說的快說不要只是跟在身後叫。」冷冷的開口,連自己都會嚇一跳的冷漠語氣,緋焰努力的壓制不知為何逐漸高漲的怒意。 

「……你生氣了?」沉默半晌,末日只是開口詢問著顯而易見的事實。 

「沒有。」 

「有。」 

「沒有。」 

「有。」 

「沒有。」 

「有。」 

重複著完全同樣的回答讓緋焰怒不可止的轉過身,「並沒有!你要跟誰做什麼事情,或喜歡誰都跟我沒關係!」 

「所以你介意剛剛那件事?」 

「沒有!」 

「那為什麼要這麼生氣?」 

「就說我沒有生氣!」 

末日眨了眨眼,稍微轉移視線,手指輕摳著自己的臉頰,表情有點微妙的混雜著高興及一點點的無奈:「好歹我們都是雷文,我沒有眼瞎到看不出來你到底有沒有生氣。」

聽見末日的話,緋焰為之氣結卻又無法反駁,因為對方說的並非錯誤,是自己幼稚的否定著對方的話語。 

「所以,緋焰是吃醋嗎?」表情又如同往常一樣的令人困擾的喜悅,但現在的自己卻無法如平常一般的用無奈的態度去敷衍。 

「什麼醋。」撇過頭,緋焰倔強的否定著。 

「那看見剛才的事情是什麼感想?」 

「什麼想法都沒有。」 賭氣般的回答,但隨之而來的卻是手指輕觸上臉頰,然後不給反抗餘地的扳過緋焰的臉。 

不帶任何戲弄或玩笑的認真嚴肅表情印入眼簾中,在那雙金褐眼可看見自己的倒影,那個人的眼中只存在著自己。 

「我喜歡你,緋焰。」 

「我……」 

「噓,先聽我說完。」打斷了緋焰想開口的想法,末日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剛才狂鋒只是在開玩笑,不過喜歡這件事也沒有說錯,但是跟對你的喜歡完全不同。要分辨的話,大概就跟…雷文喜歡雪莉,跟喜歡艾索德、愛莎、蕾娜…那樣,是不相同。」 

緋焰僵住的聽著末日的告白,他當然知道喜歡的層次不相當,卻固執的當作是同等的東西,而不斷否定著早已明瞭的事實。 

「雖然也不是非要你接受,不過,喜歡你,是不變的事實。」 

話畢,末日沉靜的看著緋焰,不放開手卻也沒有催促對方的意思,只是用彷彿要將對方的所有都深深記住般的認真眼神注視著緋焰。



「我對你,」 

「沒有那種感覺。」 


固執過頭而成了執拗。 

緋焰一反剛才激動的模樣,冷靜到趨於冷漠的回應著末日如烈火般的感情,像是猛然澆下了一大盆冰冷的涼水般,瞬間澆熄所有的火焰只餘再也升不起火的殘餘灰燼。 


「只是喜歡艾索德、愛莎、蕾娜他們那樣的感情,甚至連有沒有到那樣的程度也不一定。」連緋焰都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說出如此決裂的話語,卻停止不了的將對方掏出的心劃下一道一道的傷痕。 

稍微退後的避開末日剛才摸上自己臉頰的手,對方毫無反應的模樣讓緋焰稍微低下頭,抿緊了嘴唇。 



沉默蔓延,就在緋焰感到不自在的忍受不了此刻的窒息感時,聽到了,那個人的回答。 

不打算繼續糾纏,也不帶著無法理解的激動,只是沉穩的如死水般,像是理解他般的溫柔。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放羊的孩子最後一次的真話終究還是無法抓住所想要的東西。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3)

© 焱永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