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永泉

只是个废宅~
喜欢开脑洞开坑却不填坑
最近Elsword直線,主RF受,小心踩入

[Elsword/RF→VC]Voice 5

前言:

1.所有注意事項請參閱第一篇。

2.前篇連結:ch.1ch.2ch.3ch.4

3.不要太在意文中不合常理的運動學。

4.以上可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未解釋的世界觀:

此篇非三職共存世界,而是俗套的穿越,所以總共有三組艾爾小隊。

人物只有到澄之前的6角X3=18人,但此篇出場人物不多。

1st:騎領,元素,風行,狂鋒,創造,聖騎士

2nd:符文,虛無,守護,末日,復仇,追擊者

3rd:無盡,次元,夜巡,緋焰,熾天,禁衛軍

故事內的世界為1st的世界線,其餘兩組皆為穿越而來。









很複雜的,無法理解的感情壓抑在胸中。 

其實很清楚主因是為何卻不斷去拒絕了解,彷彿一但透徹對方的真意,存於現在的平和將會開始崩壞。


緋焰躺在床上,地點則是闇黑克勞德號上,自己的房間。 

那天過後自己就彷彿落荒而逃般的將自己關在這裡,因為幾乎都在天上飛的闇黑克勞爾號可以讓緋焰避開大部分的人。 

但是那天過後也從未有任何人來找他,平常跟艾索德他們碰面次數就不多,最常見的恐怕是身在厄泰拉島上的伊芙-自從跟砰咕族言歸於好後,闇黑克勞爾號就將厄泰拉島當作據點一般的存在,會時常停留在上面整修飛船。

翻滾了一圈,緋焰側躺在床上,明明是為了避開人群才特地跑回來,但似乎鬱悶的心情不見舒緩,只是積鬱在心中。 

而且他居然忘了那堆傢伙們比女人要還要八卦,沒帶任務的回來就被追問發生什麼事了,本來是覺得他們居然關心自己而感到開心,但自己什麼都沒說他們就開始胡思亂想,並天花亂墜的爭相開口且猜測起莫須有的事情令自己頭痛的躲進房內。 

正想著乾脆睡一下逃避煩惱之事的緋焰下一刻就因為一聲巨響而被驚的猛然坐起。 


「怎麼了!?」慌忙衝出來的緋焰在看見眼前的人時瞬間僵硬了下,隨後卻是挑高眉毛的瞪著此刻一派輕鬆站立在夾板上之人,「你從哪裡出現的啊!?」 

吼出口的話是聚集在此地的傭兵們所想詢問的事情-這裡可是不曉得離地多遠的高空之上,唯一比飛船還要上面的只剩下雲層以及剛才經過的浮空島。

「ㄍ……」險些罵出兒童不宜話語的緋焰硬生生的壓下尾音,「不要跟我說你從上面跳下來!」 

「你還真了解我。」末日讚賞的向緋焰比出大拇指。 

「幹!」這下則是真的罵出來了。 


才剛在想自己是該繼續這樣避而不見還是回歸原本,但還未選擇,對方就如同往常一般的直接無視自己的意見替自己選好了選項。 

不過因為這樣一鬧,那份積鬱的感覺消散了不少,彷彿前幾天那件事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緋焰~」極近的聲音令緋焰反射性的退後三步,抬頭看到末日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臉純良的彷彿無辜小動物般的神情盯著自己,

「你現在有沒有空?」

跟之前一樣的在自己面前裝無辜,卻少了一個動作-沒有故意往前靠近的埋怨自己為何一副退避三舍的模樣。 

「要做什麼?」 

「有沒有空嘛~」 

「沒……」 

「有有!老大很有空!」 

正想呼弄過去,旁邊本來顧看好戲的傭兵們開口了,但說出口的話卻不是緋焰現在想聽的話。 

「沒空!」 

「老大明明前幾天回來後都無所事事的待在房……」就算再遲鈍也很明顯的感覺到殺氣的傭兵乖乖的閉嘴。 

末日十分滿意的點頭,然後開口說出會讓緋焰朝他射出飛彈的驚人之語:「那跟我去約會吧。」 

「啥!?」 

「喔喔喔喔~」 

緋焰震驚的疑惑聲被掩沒在周圍看好戲的傭兵們的嘻笑聲中。 

「我為什麼要跟你約會啊!」忍住想朝那群部下發射火焰的衝動,緋焰咬牙切齒的瞪著依舊面露無辜的末日。 

「欸~因為我喜歡你啊。」文不對題的回答讓緋焰頭上的青筋擴大。 


果然,煩惱末日的事情根本就是錯誤的,眼前的傢伙總是這般不受教訓的模樣來招惹自己。 


「我拒絕。」緋焰義正詞嚴的拒絕了末日的邀約。 

「老大為什麼啊。」 

「只是約會而已不用害臊。」 

「反正也關在房間這麼多天了出去走走也好啊。」 

「前老大看起來很失望耶,老大好過份。」 

「對嘛對嘛,只是出去約會一下而已又不會少塊肉。」 


@#$%& 


緋焰發飆的朝那群傭兵開火。 

在一片哀號聲中,通通集體躲在末日身後。 


「哎呀呀,緋焰你家小子們似乎很強烈的支持耶,真的不考慮跟我約會一下嗎?」完全當作沒看到那人體兵器的納斯德手正指著自己似,末日依舊淡定的繼續提出早先的詢問。 

「你們這群吃裡扒外的傢伙!」怒指那些拿末日當擋箭牌的部下們,緋焰自認自己對他們還算不錯,沒想到居然通通幫著末日起鬨。 

「緋焰你這個詞用錯了,正確說起來狂鋒才是他們的上司,我是前任老大,你是第三任,所以不算幫外人。」末日很認真的糾正緋焰的用詞錯誤。 

「你閉嘴!」 

「只要這次就夠了。」

突然間退去剛才的嘻笑耍鬧,末日十分認真的模樣令緋焰愣住,兩人間的微妙氣氛讓旁邊的人很有自覺的安靜下來不再起鬨。 

……… 


緋焰嘆氣,莫可奈何的答應了末日的約會邀請。 

看著那些傭兵們七嘴八舌的起鬨笑鬧著,緋焰卻覺得身處中心的末日有莫名的隔閡之感,明明站在那裏卻又好像不存在一般。 

真的只是單純的約會亦或是一場鴻門之宴? 


「時間寶貴我們快走吧。」末日伸手抓住了緋焰的手,笑的十分燦爛的往飛船邊緣走去。 

「慢著你要走去哪?」雖然不畏高,但對方一副好像在走平地的模樣令人心生恐懼。 

「嗯…那裡?」伸手指了下面-處在高空中的飛船往下看只能見到如縮小模型般的地上場景。 

「你要怎麼下去!?」不要跟他說要跳下去!緋焰臉色鐵青的想到了剛才末日是怎麼來到闇黑克勞爾號上。 

末日笑的十分無辜:「不會死的。」頂多重傷或半殘。 

「用正常方法下去!」 

「老大你們才剛要約會就準備殉情了嗎?」 

「閉嘴!」


緋焰十分想掐死數分鐘前的自己。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3)

© 焱永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