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永泉

只是个废宅~
喜欢开脑洞开坑却不填坑
最近Elsword直線,主RF受,小心踩入

[Elsword/RF→VC]Voice / Bad End

前言:

1.所有注意事項請參閱第一篇。

2.前篇連結:ch.1ch.2ch.3ch.4ch.5ch.6ch.7ch.8

3.該篇人物多增加艾拉(修羅未出場)。

4.該篇時間線已過數年,設定大家都三轉了,只是名稱還是用二轉簡稱比較容易銜接。

5.此為 Bad End 路線故事。VC視角為主。

6.以上可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閱讀。









距離那一天,已經過了很久,卻又彷彿是昨天才發生的事。

從那晚後,緋焰就沒再見過末日,也沒有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就像對方只是去做個路途遙遠的長期任務。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沒有再去詢問過其他人關於末日的事情,就像不曾認識。
但緋焰知道這些日子以來,自己總會回想起與末日相處的過往,不論怎麼思考都無法釐清自己到底是怎麼看待末日。

這天,經過了繁忙的一天後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睡個一覺補足精神。
緋焰躺在床上看著頂上的天花板,模模糊糊的想著事情,雙眼微瞇起的似乎快要闔上陷入夢鄉。
帶著涼意的風從窗戶吹進房內,揚起的窗簾被風吹的啪啪作響。
似乎是被風聲騷擾般,緋焰的眼皮顫抖地動了動,張開眼看向了噪音源,卻看見了一個人影佇立在窗邊。

緋焰抬頭,如那天重演般,那感覺熟悉又不熟悉的人倚靠著窗檯,臉上是帶著一如既往的笑容-卻顯得有點飄忽。
靜靜的看著久不見的人,緋焰不曉得心裡的感覺是甚麼。
那之後他思考了很多,他從未看透末日,也不曾去了解末日,直到很久之後,他為了守護同伴選擇了進一步改造身體的那條路時,他才恍然發覺他對末日到底是甚麼感覺。

不是愛情,緋焰沒有覺得像是與Seris相處的感情。
不是友情,緋焰沒有覺得像是跟艾索德、蕾娜他們那般的情誼。
但是夾雜在這之中的是甚麼?
緋焰曾覺得或許是習慣,習慣了對方繞著自己打轉的感覺所以一旦不在了自然感覺不對勁,但過了這麼多年,這種不對勁卻沒有隨著時間慢慢淡化。
而到了現在,再次的見到了末日後,緋焰清楚的知道了,他對於末日,那用歡笑的表面掩蓋著的,深藏與眼底的迷茫脆弱,他對此感到疼惜,想擁抱著對方,給予安全感。

「這些年去哪了?」
「無緣無故就玩失蹤是很有趣嗎?」
「但是大家都當作沒這件事般,照舊過著以往的生活。」
「只有我甚麼都不知道嗎?」

緋焰一反常態的叨叨絮絮,抱怨著末日的不辭而別,抱怨著被隱瞞的不悅,說著艾索德變得更可靠了,說著愛莎還是愛跟艾索德抬槓,說著蕾娜依然像大姊姊般的關懷大家,說著伊芙建立起了全新的納斯德王國,說著澄回到哈梅爾繼承父親的意志,說著……那些末日不曾參與到的過往。

末日沒有任何動作的靜靜站在原處,依舊維持著笑容看著緋焰,聽著緋焰的聲音。

漸漸地,緋焰的聲音低了下來,然後慢慢地停止了說話,同樣的看著對方-那彷彿更加飄渺的身影。
「末日,」
「我、對你……」
似乎下定決心般,緋焰再度開口,但在重新與末日對上眼時卻被打斷了後續的話。
末日沒有開口,只是對緋焰搖了搖頭,臉上的笑容變得似乎是懷念或是釋懷的複雜感覺,然後,末日張開嘴--






啾啾!

緋焰猛然張開眼。
窗外明亮的光線似乎是在表明現已日上三竿,鳥鳴聲如鬧鐘般的叫醒了緋焰。
似乎有點恍惚,緋焰開闔了幾次眼後,才緩緩從床上起身。
沒有任何變化的房間,就像過去那些日子以來的一樣。

是夢?
緋焰唇邊勾起自嘲的笑容。
這麼多年過去,他想了末日這麼多天,直到現在才夢見對方。
直到現在,才清楚了解他們之間到底是甚麼感覺。



***


「帝天姊姊,不要說這種鬼故事啦!」緋焰到了平常的聚會場所時,就聽見了愛莎強裝鎮定的聲音。
「不是鬼故事啊~是真的~」
「不是不是啦!」
「冥王,不要欺負愛莎。」
「呵呵呵~」
緋焰看著幾個青少年聚在一起,似乎是在聽艾拉說甚麼。

「早。」緋焰邁步過去跟大家打招呼,並沒有打算了解剛才到底是在說甚麼。
但有人就是想將事情鬧大似的,無盡又纏著艾拉繼續說著剛才的話題。
「這是我們國家的習俗,每到這個月,死去的人將會從地獄,也可以說是彼世回來。大概就像是這邊的幽靈一樣。」
「因為一年來都被關著,所以到這時候會跑出來四處作祟~」
「哇啊啊!」少女的驚叫聲再度響起。
「才沒有這麼嚴重,冥王不要講這麼可怕。」帝天無奈地看著自家姊妹一眼,又回頭去安撫著驚嚇的紫髮少女。
「不過為什麼會在這時候出現?」秉持著學習精神的澄很認真向上的提出詢問。
「傳說是因為閻王的慈悲,在這時候讓還未投胎的鬼魂回來看看親人、朋友,解了思念後才能順利投胎轉世。」
「這麼說來閻王是個好人囉?」
「那就不會把他們關這麼久了。」冥王在旁邊潑了冷水。
「這只是個說法而已。」帝天笑著止住這個話題。


「艾拉。」正當大家都分散開來各自做自己的事時,緋焰才開口叫住了少女。「死去的人…會在這天回來看親人?」
「那是我們的說法,還未轉世的鬼魂是因為對生前,也就是我們現在這裡還抱有依戀,所以遲遲不願投胎轉世。」
「那--解了依戀之後呢?」
「這個嘛……可能就沒有掛念的離開了。」

結束對話後,緋焰看著少女離去的背影,想著剛才的對話內容。



不是的,不會是這樣的。
即使那時的人沒有講過任何一句話也只是因為不知道說甚麼而已。
即使那時的人最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是放下了甚麼般的釋懷。
即使那時的人虛幻的如同隨時要消失般也只不過是自己的錯覺。


即使、即使他早就知道那個人大概再也不會回來的事實。






     The End



後記:

1.因為碰到鬼月所以才突然想出來的故事。

  不然我也不喜歡BE啊...QwQ 本來原定結局算HE,不過寫不出來。

2.前言說過時間為數年,但其實有設定為七年。

3.沒有說出口的話,也是請大家想像了。

  會讓RF斷在那裏是因為聽到回答就真的走不了了...

4.前言提過此篇為三轉形象二轉職稱,但有人是維持二轉形象的,看完這篇應該知道是誰...  


评论
热度(4)

© 焱永泉 | Powered by LOFTER